去探究至酷與阡陌中的芸芸眾生體會苦難的脈動

拾一片落葉,梳理著時光遠去的脈絡,時過境遷,那些看似塵埃落定的是非成全了雲淡風清的溫馨,沉默是品讀生活的良藥,沉澱著這一季的旖旎風光,聽深秋淺唱,任秋陽拂面,一個人的逃離覆蓋了塵世的喧囂,盲目的追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發現那些該忘的都還銘刻在心,薄涼一季,擁秋相醉,又對誰才醒,落葉瀟瀟,那一曲靈魂獨舞的淒美讓誰的眉間暗藏憂傷,歲月的更迭詮釋著光陰的殘酷,那些無法挽留的歎惋總是讓心蒙上了一層憂鬱的色彩,於是便將那些歡愉的片段收藏於心,純真,無瑕。

站在時光的彼岸,隔著遙遠的距離,看花開花落,感紅塵冷暖,也許真的是自己的心老了,開始喜歡一種淡淡的感覺,沒有濃墨重彩的渲染,指尖滑落的碎言片語,慢慢的竟然可以剝落了那些落寞的情愫,也許是累了,或許更多的是一種從容,初衷的堅持,叫醒了恍如夢靨的無措,一段路走久了,才發現自己竟然也可以和孤單相處的如此融洽,在字裏行間傾訴著那些自己的故事,所有喜的,悲的,都是一種無法替代的經曆,更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感動。

常常為別人的雀躍發呆,去感知生存與夾縫中的點滴歡欣,體會陌路的善良,於是便想用那些唯美的文字將生命煮沸,於是用單薄的靈魂去咀嚼出生命的味道,可我卻不知這文字後面的靈魂為何如此的不堪晦澀,也許那些燦爛笑容的背後隱藏著很多的艱辛,又或者那些感人的善舉只是一種心靈的救贖,可是我不想裝出一種自欺欺人的天真,於是我將那些謬論踩在腳下,繼續著自己的煙火,懂或不懂的確已經不重要。

青春就像一朵花一樣,在那些花開驚豔的時光裏面,我們綻放,不顧一切的想要去豔壓群芳,我們炫耀,無所畏懼的想要去揮霍一切,這也許並沒有錯,人生也許就是這樣一場由簡到繁再到簡的一場戲,悵然若失的走在青春的邊緣,歲月的跋涉給我們留下了一些遺憾,你站在原地可我已經逃離,我們都忘記了時間的無情,於是,就真的無法再將過去重演,看著遠方,朦朧中才真的驚醒,不是我願意舍棄,只是有些東西我真的帶不走。

一把瑤琴撫動離愁輕彈相思卻奈何彈不進緊閉的心

月淡,風清,冷無涯。淒水,冷秋,重相思。獨上西樓,一雙冰冷的眼眸,承載著幾千年的憂怨,是誰,在月裏獨唱?淒傷,迷惘。是誰?在月裏哭泣,浸透凝望它的人兒?

漠然,相視,默然,相視。一把瑤琴,撫動離愁,輕彈Dream beauty pro相思,卻奈何彈不進緊閉的心。念昔日,暗動情,淡白了時間,隔斷了空靈,也曾,有過蒲草韌如絲,也曾,有過磐石無轉移,也曾,千年紅塵路,相依相偎,不離、不棄。奈今朝,淒淒慘慘戚戚,欲將心事付瑤琴,奈何彈破憂愁的憂愁,仍是憂愁。可願把酒吟?可願把酒醉?可願踏破紅塵路,讓我看清這人世的情,人世的愛?可願,可願,可願在這西樓,暢飲、吟唱、飲出心間的痛,吟出那淒冷眼眸裏的絲絲惆悵?

奈何奈何,空空樓也,只一人。一把琴,古木座,檀香Dream beauty pro的樓柱,卻也抵不住伊人的苦澀。淚濕香巾,愁難斷。衣衫飄然,心亦亂。一雙癡醉的眼,望穿千絲萬縷的愁網,迷離迷離、模糊模糊。白素在淩亂的冷風中糾結、糾結,那單薄的倩影穿梭其間徘徊、徘徊,尋尋覓覓,尋尋覓覓,卻也尋不出那期盼許久的盡頭。是世間的路太難尋,還是伊人的心兒太冷落?獨留那心疼的靈魂在流浪、流浪。

熒光杯盞,殘燭搖曳,身體在月下的黯淡裏柔弱、柔弱。輕倚古木座,拿起酒杯,那纖細的手指如何掂得起千今的惆悵?那流出的酒水又承載了多少年華的醞釀,流進伊人幹澀的心間?淚已下,融在千年的杯盞裏,化在萬年的愁緒裏,與之沉淪、沉淪。

一杯,兩杯,三杯……怎可不醉?不醉,不醉。心已醉,早已醉,這Dream beauty pro點滴的杯酒又哪能替代得了?舉杯,對殘月,可否與暢飲?月無聲,色淡然,這莫大的塵世,卻也沒願與共飲。一聲低歎,獨飲、獨飲。

嫣然笑語,聞琴起舞,低眉信手,蜂環蝶繞。憶往昔,也曾歡歌,也曾輕柔,也曾溫順,也曾明媚。也曾給本不明亮的塵世增添色彩,也曾給本就明亮的塵世塗抹黯淡。也曾有過白素縈留的芬芳,也曾有追逐趕不上的足跡悵然落失。也曾完整的給這塵世增加完整。念今朝,只為獨飲在,只為獨飲在。

只想聆聽追憶逝去的雲彩不留下一絲足痕

無心睡眠,在相對於整個夏日來說還算清爽的夜晚,靠著落地窗,懶懶的仰望星空,等著清風拂過,靜靜去聆聽,那些隨風飄蕩的過往,不難過它的感傷,不會因此將它刪除拋棄,不欣喜它的歡暢,更不會因此而將它複制保存在心底。

以前寫文章,過於追求言辭華麗有美感,雖然DR Max 教材這種表達形式能凸顯出文筆非凡,但時間一長就覺得有點脫離現實,現在再回看我以前寫的文章,一篇下來大都是抒情,缺少了很多生活色彩,也有很多人向我提過意見,所以今天寫以此文,再將心事累積。

關於我自己,對於感情,生活,所見DR Max 教材所想,以及未曾說過的某些獨家記憶,筆下思緒雜亂無章,不是我不想說,只是我真不知從何說起。其實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沒有用文字去留下自己的心情﹑感悟,只覺得自己積累的文筆消耗殆盡,心一下變得空虛起來,很多文章寫到一半就只能停筆,現在還在寫的也是寫寫停停,有時一天更新一章的文章,一星期後卻還是未見其蹤影,起初我以為是斷了靈感,特意出去走走,回來再提筆,心卻依舊空空如也,關於這事我也糾結過很久,實屬無奈之舉。

對於感情,好像這是我永恒的話題,寫過那麼多感情故事的我,對感情二字卻不知是該說清晰明了,還是模糊難測,又或許只是似懂非懂。

仿佛很久沒下過雨,那些曆經炎炎夏日無情DR Max 教材烘烤的萬物,一眼望去或多或少失了幾分滋潤,窗外那舊時磚樓也滿目灰塵,尤顯滄桑,在那高歌祖國萬歲的紅牆上,依稀還殘留著歲月流逝的光影,隨意地躍動,訴說它曾走過的風雨,舊時的年華。

陌生的世界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自己

聽著觸動心弦的音樂,希望用音樂掩飾我的恐慌不安。一個人睡在安靜的康泰旅遊房間時,總是擔心窗沒關好,害怕門沒鎖,睡下了還要再次起來檢查一番,然後才能安穩入睡。有的時候,面對熟悉的人,突然會覺得無話可說,覺得任何語言都顯得那麼蒼白;面對心愛的人,突然會覺得想要逃避,覺得任何動作都顯得那麼無力;面對陌生的人群,看陌生的風景,走陌生的路,就好像在心總是想要靠近,卻又怯怯諾諾。

每個孤獨的夜晚,都帶著一顆不安的心入睡,做著一場又一場不安的夢。一次康泰領隊次的從不安中驚醒,淩晨一點,淩晨兩點,甚至三四點。雖然外面的天空下著雪,我卻一次次的汗水如雨,打濕了被子。然後,又在模模糊糊的不安之中悄然睡去。早晨醒來,感覺渾身發冷無力,卻又無法忘記昨晚那一場又一場零零碎碎的夢。

最近很長一段時間,每晚無法安穩入睡,每天無法安心吃飯,整個人陷入極度的恐慌,患得患失,無法看清眼前的路。或許,我們都習慣性的把自己封在自己的世界裏,時間久了,習慣了孤單,習慣了寂寞,當有一天你置身繁華,才發現孤單久了,身邊早已沒有了朋友,想要訴說,卻找不到可以傾訴的人。或者那個人依舊在,但是你,卻已找不到共同的話題,連問候都顯的那麼生澀。

於是,總在悵惘無助的時候,習慣性的仰望天空,這座城市冬天康泰旅遊的天空,時常灰蒙蒙一片,見不到陽光,仰望天空,仰望你生活的城市,仰望你那張幹淨溫暖的臉,曾一度帶給我幸福,帶給我陽光。厭倦了冰冷的路,逃避了灰色的天,安靜的坐在車上靠窗的位置,頭靠在窗邊,看你幸福卻依依不舍的微笑,看你落寞卻依舊溫暖的背影,我的眼定格在你離開的一瞬間,心無法收回。

在這個唯物的時代願意拋下這些的

又是一年月滿時。公元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,中秋,鹹陽的夜空很清澈,月兒格外的圓滿。獨自走在這座城市的街道上,陌生的城市讓我有種孤獨感。一如那輪孤獨的滿月。又一年過去了,我們停下來,打開我們的行囊,每個人都會有收獲:金錢、名利、地位,或許還會有市儈的愛情。我打開自己的行囊,卻發現空空如也,只剩下不值錢的責任躺在角落裏。

人生是一次跋涉,每個人都背著他的行囊前行,貪念讓我們往行囊裏塞滿了欲望,我們不堪重負,彎著腰行進在這人生苦旅。我想腳步輕盈,卻賒欠著親情,友情,人原本是要彎著腰行走的,我逃不過世俗,只能裝模作樣的背負著我空了的行囊像大家一樣彎著腰行走。努力的想起一個故事:一個旅行者,原本愜意的邊走邊欣賞風景。可這時他意外的發現路邊有些布匹,他很高興,拾起布匹抱著繼續趕路。沒走多遠他又發現了一擔糧食,他更開心了,挑起糧食,抱著布匹上路了。正當他感覺有些累的時候,他驚喜的發現了一堆黃金,他欣喜若狂的把這些黃金揣在懷裏,於是他懷裏揣著黃金,挑著糧食,抱著Dream beauty pro 脫毛布匹向前走。走了一段時間,他感覺到這些東西開始變得沉重,可又舍不得扔,咬牙堅持繼續向前,此時那些東西已壓得他步履蹣跚,喘不過氣來。於是他扔掉了布匹,挑著糧食,揣著黃金上路。沒走多久,肩頭的糧食變得沉重如山,於是他又扔下了糧食。再走了一段路,懷裏的黃金又讓他疲憊至極,他終於明白他其實不需要這些,他只是來旅行而已。於是扔掉黃金,繼續他的旅途,沿途的風景果然令他心曠神怡。

城市是一個充斥著各種“理想”的怪物,它讓我們原本很簡單的願望扭曲成了很複雜的矛盾掙紮。我們行色匆匆,熙來攘往,背著叫做理想的包袱,做著鬥米折腰的勾當。努力的想在冷漠中尋求遠離的溫情,在浮躁裏向往著內心的安寧,用網絡和利益維持著我們的距離、丈量著我們的人際、掩飾著我們的孤獨,我們或貧窮,或富貴,或平凡,或偉大,都逃不過財色二字。我們不會恥笑低俗,不會恥笑逃避,不會恥笑背義,卻會從骨子裏去恥笑清貧。我們早已把樸素扔進了垃圾堆裏,找不回來了。誰又有勇氣恬淡從容,榮辱不驚,獨享清貧之樂。

人生苦短,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享受生活,去感悟人生。上天給每個人唯一的公平,就是誰也帶不走一根紗,一文錢,就是橫掃歐亞非的亞曆山大大帝走的時候也只能兩手空空。不是每個生命都能往生極樂,人生一世,不過一衣一食一清風。我們只不過Dream beauty pro 脫毛是這塵世間的過客,很多東西原本就不屬於我們,那麼,就放下吧。用心去感受雨打著芭蕉,風吹過樹梢;去聆聽小鳥的鳴叫,孩子的歡笑;去關愛失學的孩子,空巢的老人;去祝福裸婚的新人,去幫助流浪的乞丐,去化解曾經的仇敵……

有很多事需要我們去感動,哪怕是小草鑽出濕潤的泥土,樹葉輕輕飄落在空中。每個生命都值得我們去尊重,去關注,哪怕它很渺小,渺小得如煙如塵。不要因為我們的貪婪,徒增了許多的爭鬥和殺戮,其實每一個生命都很偉大,就是Dream beauty pro 脫毛一只螻蟻,都有理由像我們一樣活著。生命很美,因為我們有很多美好可以去回憶;生命很痛,因為我們有很多美好只剩下去回憶。不要在我們放下行囊時才發現有很多可以去珍惜的沒來得及去珍惜。

在冬日暖陽下行走一個詩意季節

感受冬日氣息,感受歲月滄桑,感受時光變遷。擁抱冬天,在冬的色彩裏徜徉,用風的音符,為人生奏一曲歌謠,用雪的潔白,為生命洗滌汙垢。感悟冬天,在冬的寫意裏曼舞,敞開心扉,整理淩亂思緒,讓往日化為灰塵,放飛心中的夢想,遙望冬之巔,春天不會遙遠!——風景

淺淺流年,攜一縷清風,伴一指明媚,淡觀花開,靜聽花語;蕩一葉小舟,挽一縷靜怡,清淺前行,靜守紅塵。在一縷縷月影裏,靜靜觸摸月的溫柔,在一首首樂章裏,靜靜聆聽歲月的過往,在一份平淡相守裏,靜靜感受一粥一飯的安然。微笑著康泰旅行社守候那份溫暖,坦然的面對那份彷徨,靜靜等待人生旅途的美麗,讓微笑常在,讓愛明媚!

清淺流年,看時光流逝,落葉翩舞,雁去南飛。每一個靜靜的日子,只願做一片悠悠的雲,行走在純淨天空,用手觸摸那蔚藍,用心感受那美麗;每一個浪漫的日子,只願徜徉夢的海洋,感受風的呢喃,感受雨的浪漫,感願景村受月的溫柔;每一個明媚的日子,只願靜靜聆聽歲月走過的腳步聲,看光陰一點一點美麗年華,退盡滄桑;每一個,每一個的日子,只願翱翔在蒼茫天地間,盡情享受生活的美麗,感受自己的幸福,生活如此純淨,安然,多美!

站在時光的河畔,靜靜聆聽歲月走過的腳步聲。那日出日落,是一曲翩舞的歌,美麗著一個又一個的季節;那人來人往,是一道喧鬧的風景,抒寫著一個又一個美麗的傳說。在這個飄雪的季節,願攜一抹暖陽,懷一眉淺淺的笑,掠過清風暖陽,灑落柔情許許,溫暖那一季翩舞的情思,悄悄的等待著春暖花開的美麗!

靜守流年,折疊歲月憂傷,靜靜聆聽著,風從指間康泰旅遊輕輕滑落,默默欣賞著,一路塵世繁華。讓那些斑駁的記憶,從指縫中悄悄地流逝;讓那些平平仄仄的文字,溫暖那一季飄零的思緒。流年靜好,借一束冬的暖陽,輕握一份淡然,抹去流年的憂傷,不再追憶往事,不再糾結未來,且行且珍惜,用一份懂得,清淺前行!

守望一片藍天,執著一份信念,讓一抹淺笑,在陽光下輕盈盛開。靜守心靈天空,獨擁清淺歲月,讓一縷清風,在樂聲中柔柔飄逸。歲月靜好,用心感受大自然的美麗,靜靜聆聽大自然的旋律,讓一份安暖,輕輕種植在心靈深處,讓一份陽光,曼舞在塵世每一個角落,讓我們用微笑去擁抱每一天的太陽!

像繾綣的主角步入山林

我們的故事,其實已演繹了千年,從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,到人生若只如初見。其中有多少的心酸與落寞,早已在人比黃花瘦的詩句裏,被吟唱的星沉海底,雨過河源。誰能在誰的故事裏傾城?誰又能在誰的故事裏沉迷?除了自己,好像同珍王賜豪別無他人。繁華的過往,對於別人只是一場繁華的夢,而夢,終歸是無痕的。

生命其實就是無數次快樂與悲傷的體驗,很多時候,愛也是同珍王賜豪無可奈何,身不由己。誰能看到遙遠的未來?誰能拒絕纏綿的溫情?誰又能在自己的故事之中,理性的排練每一段章節?我,似乎從來沒有走進別人的故事,而我又怎能知道,別人的故事裏,我是不是充當了一個心酸而繾綣的主角?

陽光正好,我坐在陽光裏靜靜地看你,那些已被遺失的過往,漸漸在你的敘述裏被拉近。突然,我渴望有一場雨,打濕你身後那些晦澀的記憶……

每當被情緣所縛,就會想起王維的一句詩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”。唐代的詩聖數不勝數,詩佛卻唯獨只有王摩詰。許多人對他的喜愛,皆是因了他的詩境,可以在瞬間將你帶離紛擾的世俗,給山窮水盡的人,尋找到柳暗花明的轉機。有人說他是消極的,禁不起貶謫的落拓,就背著行囊,逃離到終南山,做起了佛前的一粒芥子。在寂靜的山林彈琴長嘯,一任青苔慢慢地爬滿自己的衣襟,那個如花的大唐盛世,仿佛已成了前世的回眸和錯肩。

十年寒燈,江湖夜雨,王維選擇步入山林,不是倉促而茫然的。若同珍王賜豪不是經過朝堂變亂、笙歌逝盡的世情落寞,經過漫長深秋的蕭索和蒼涼,他也不會那般決然地轉身。也曾深情地吟詠過《相思》,在千年前的唐朝種下一顆紅豆,每個中了情花之毒的人,都想要摘一顆紅豆,用來自解。弱水三千,最終他還是要了寂寞山林,或許只有山林才可以將他徹底地帶離繁蕪塵世。他是真的倦了,行至水窮處,坐了下來,漫看天邊雲卷雲舒。曾經的大悲大喜,刹那間蕩然無存,他突然覺得自己好生無情,因為他覺得世無可戀。

喚醒那久違的記憶

5fe42b11351094442527efd18653476f

春天迷迷瞪瞪地睡著,似醒非醒,冬天還在較著勁地纏著這個本來已不屬於它的季節,肆意地揮霍著冷冽的眼神。睛兩天,冷三天,然後下雨,降溫,再升溫,再降溫,春天的姍姍來遲,捉摸不定,就象一幫股民把幸福壓在hong kong tourism上面的股市趨勢圖,讓人喜歡也讓糾心。

偶爾心情好時,就猶把琵琶半遮面地露點小情小調,把自己的任性潑撒在野外這張畫布上,給灰濛濛、光禿禿的樹梢一抹綠色,讓它倒映在已解凍的河床上,喚醒那久違的記憶。綠,赤裸著那絲嬌嫩地色,把那點心思全都掛在樹梢頭,展著,勾著看景人的眼睛,讓人惦記著。

給天空最清澈的湛藍,那是四季輪回裏最不用stroke糾結的顏色,最賞心閱目的等待。粉,全都迫不急待地裝扮著桃花的嬌羞,沐著微風誘惑了春的腳步。黃,依然是冬留給春天最傷感的顏色,成片的、寂寞的、孤獨的、荒涼的佔據著河邊,路邊,掙紮在春的眼睛裏。

紅,全給潑在了夕陽裏,濃墨重彩地燃燒著人間的熱鬧,讓黑的夜即將粉墨登場。雨,細細的,綿綿的,下在春裏,仿佛怕驚醒了春的夢,難得的輕柔,一夜起來,拉開窗簾,突然舒展在眼前的清新會讓心情瞬間吸氧,也跟著美好起來。

傘,形形色色,在天空移動著,街頭上飽滿的擁擠,那擁擠看著盡Data Center如此的明亮。車,緩慢的蝸行著,雨刮器擦拭著眼前的行走。車載著一個寄居在塵世的軀殼,在一個天下被網羅的時代掙紮著結自己的網。你從哪里來,就要到哪里去。有時繞了很大的圈子,還是會發現終點和起點盡會是一個點。